桃花胖

墙头很多 另有本命 快乐吃糖 yep

【长得俊】自由是你


*一篇短打
>>>

出道的狂热终于逐渐褪去,尽管时至今日尤长靖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但连轴转的见面会和通告带来的疲惫总是时时提醒着他,你已经不是练习生尤长靖了。

结束了泉州的见面会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,他跟林彦俊两个人头重脚轻地神游回了房间。因为林彦俊洗澡总是很久,所以照例是让尤长靖先洗。尤长靖快速地洗了一个战斗澡,他怕林彦俊靠着床就睡过去了。没想到他精神还不错,坐在书桌边看着手机。

尤长靖头发还没吹,穿了一件白T和大短裤就出来了,凑过去一看,原来是他们演出的饭拍。一丝甜牛奶的气味顺着他湿漉漉的头发飘进林彦俊的心里,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永远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的,既温柔又善良,明明是哥哥不是么。

林彦俊隔着浴巾揉了一把他的小卷毛,说:“干嘛不吹头发?想感冒是不是?”

没人的时候尤长靖是很会撒娇的,他顺势坐到了林彦俊腿上,搂着他的脖子说,那你帮我。

谁也不知道私下林彦俊有这么好脾气,真的也没说什么,
很耐心地给尤长靖擦头发。尤长靖捏捏林彦俊的脸,说:“你这样不行的,太瘦了,我以后得监督你吃饭了!”

林彦俊抱着腿上的人颠了一下说:“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厚,容易长胖。”

尤长靖眼睛一瞪:“现在嫌我重是不是?”

“当然会重啊,”林彦俊凑过去亲了一下他假装生气的嘴巴:“抱着我的全世界,怎么会不重?”

这种猝不及防的情话尤长靖虽然听得很多,但那种感觉没变,那温柔又戏谑的笑眼,像一根羽毛,在他心里划来划去,不安又快乐,想一头扎进去,抓个实在。

尤长靖把头埋进林彦俊的肩头,软绵绵地磨蹭,嘴唇落在对方深陷的锁骨窝,闷声说:“林彦俊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。”



说尤长靖只是被林彦俊一张帅哥脸迷倒,那好像也不妥。因为最吸引人的,尤长靖回想起最开始和林彦俊认识的日子,是这个人的真实。

如果林彦俊不想说话,他就一言不发,不在乎别人说他多么可怕。他需要吃额外的食物,正大光明点外卖,即使被罚也无所谓。他想要舞台,从来不说自己多辛苦,该练就练。

这种我行我素的人,人缘向来不会太好。

尤长靖不止一次听过其他人在背后偷偷说林彦俊拽上天,肯定是有后台云云一类。他自己也怀疑过,不然怎么会有人这么随性呢?这些流言林彦俊知道吗?

事实上,背后这些话林彦俊都知道。

那时候尤长靖已经和林彦俊关系挺好了,于是他想了想还是告诉他,有人在背后猜忌他,说他坏话。

林彦俊却没什么意外,只说:“那又怎样?”

“你不生气吗?”

“我做我要做的事,别人说他们想说的话。他们没有义务喜欢我,我也没有义务合着他们的心意。每个人都是自由的。”

从那天起,尤长靖忽然想通了。

他不是被流言裹挟的坏人,他是站在流言中心的真实。

真实而勇敢。

是尤长靖想要做到的样子。

爱他靠在床边翻书的沉默,爱他一言不发把药递到自己面前的温柔,爱他为舞台留下泪水下跪亲吻的赤诚,爱他的烂梗,爱他的所有怪癖。

“林彦俊在我心里每一天都在发光。”

因为尤长靖看到了他自由的灵魂,爱他这件事让尤长靖觉得,自己也是自由的。



林彦俊把头发给他擦干之后,指着桌子上还在播放舞台的的手机说:“看,你又害我。”

“啊?”

手机里是《我永远记得》尤长靖的高音部分,其实尤长靖已经看过了,和每一次的演出都一样,又稳又漂亮,不知道有什么特别。

林彦俊亲了他泛红的眼角,说:“一上台就闪闪发光,害得我总是更喜欢你。”

我爱自由,自由是你。


End.

评论(3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