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胖

墙头很多 另有本命 快乐吃糖 yep

【长得俊】我的老天野啊(上)


一块长得俊甜饼

01.

室友很会撩妹是怎样一种体验?

这一点尤长靖就很了解,毕竟他的室友是一个撩妹高手,情话不要太多了。

“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?”林彦俊一手搭上尤长靖的肩膀: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就会一直看着他。”

配套的是深情的瞩目。

就是那种“我的老天野啊,我爱死你了!”的那种瞩目。

就这种情况,尤长靖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整个人目瞪口呆,林彦俊却很满意他的情话效果,和其他人一起哈哈大笑。

本来林彦俊的情话是无限定全宿舍轮放的,陈立农和陆定昊也曾经惨遭毒手。但是后来不晓得为什么就开始专攻尤长靖一个。

关于这个问题,林彦俊的说法是,撩183陈立农总感觉有点不对,陆定昊的话就戏太多,自己一句话他搞不好给你整一出琼瑶出来。

所以,想来想去,还是尤长靖最好。

渐渐的尤长靖就开始十分习惯自己这位帅哥室友的情话了,开心的时候捧场拍手,不开心的时候一个白眼,兴致来了还能反手来一句给他:“你在我心里一直都在发光。”
这导致林彦俊一直活在“哇,那我是很帅的崽”的认知中,更加乐此不疲。

当然他确实是个帅哥。

不然天天讲这种烂梗情话,早就被被揍了。



02.

那天他们宿舍夜谈,有个未解之谜,叫做香蕉大学的情话梗王林彦俊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?

虽然他看起来高冷,实际上还是一个温柔有趣的人,虽然他的有趣通常有点冷,但他长得帅啊。

陈立农问他你干嘛不找个女盆友,天天在宿舍撩有什么用?

林彦俊想了想说:“就没有喜欢的。”

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“皮肤白,甜一点,脾气好,喜欢我的笑话这样。”

陆定昊暗中翻了个白眼:“近水楼台,你pick尤长靖好了。”

“对吼,”陈立农说到:“长胖就很合适你的要求啊,马来西亚甜心~”

眼看越来越离谱,尤长靖忍不住反击:“什么鬼,你们闭嘴了啦。我觉得他眼高于顶的处女座龟毛才正常吧!”

却没想到林彦俊噗嗤一声笑出来,从下铺朝上铺尤长靖的床板轻踹了一下:“上面这位马来西亚之光!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我可以追你吗?”

又来了,随时随地撩妹技能,尤长靖很想打他。

“不要,不行,不可以。”

拒绝三连,今天的林制霸也心满意足的睡了。


03.

最近课业不重,而且准备期末汇演了,尤长靖就打算减减重。没有室友们那种吃不胖的体质,太悲伤了。于是第一天,一个苹果。

第二天早上,一觉睡到中午的林彦俊起床洗完澡准备拿零食吃,却发现自己的面包没了。

一袋十五个小面包,只剩十五个包装袋。

尤长靖和陆定昊吃完午饭回来就看到黑脸的林彦俊抓着一把包装袋,咬牙切齿,脸臭的不行。

啊哦,出大事了。

陆定昊一眼分析了一波局势,把手里那袋全新的小面包塞回尤长靖手里,抱着极强的求生欲迅速开溜了。

于是宿舍就只剩尤长靖和林彦俊两个。

“老天野啊,我的面包没了!”林彦俊一步步逼近:“是谁干的你知道吗?”

完…完蛋了。

尤长靖讨好地看着林彦俊似笑非笑的脸,赶紧把手里的面包递给他:“给你给你,不要生气了。”

林彦俊把面包扔回桌上,表情并没有好看多少:“我觉得做人要有担当,敢做就要敢认。”

“对不起啦…”尤长靖干笑着:“昨晚太饿了…”

“哦?”林彦俊一挑眉:“太饿就一个也没剩给我这样?”

“唉呀,”尤长靖最懂得林彦俊这种脾气绝对不能跟他杠,吃软不吃硬就是林彦俊本人:“你瞪我好凶,不要这样。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林彦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自带撒娇语气的男生,偏偏尤长靖就是万里挑一的那一个。喜欢说“不要”,喜欢气急了摇他手臂,被乐到了甚至会倒在自己怀里。

太甜了,甜过马来西亚的椰浆饭,甜过台湾五月的凤梨。

陈立农说的没错,就是大马甜心宝贝。

林彦俊发现自己居然没绷住自己的制霸脸,不自觉笑了。
而眼前这个人露出了无辜又有点得意的笑,溜到桌边撕开面包包装袋,乖巧地递到林彦俊手里:“来,不要生气~”

这天早上,林彦俊咬着面包,心想,完了,我的室友有点甜。

04.

近期尤长靖后悔的事情,一件是偷吃了林彦俊的面包,一件是信了他的邪陪他看恐怖电影。

林彦俊口口声声说是他自己害怕,结果…屁啦!

那几天陈立农回家了,陆定昊做了份夜场兼职,要半夜才回来。尤长靖闭着眼在床上翻来覆去,总觉得一扭头就会有长发女鬼跟自己对视。

熬到一点钟,觉没睡着,想尿尿。

可是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啊…尤长靖就很烦,是叫醒睡着的林彦俊比较可怕,还是鬼比较可怕?

结果,还是鬼比较可怕。

林彦俊被人叫醒,看到尤长靖蹲在自己床头:“要一起上个厕所吗?”

虽然表情看起来不太友善,林彦俊却乖乖陪他去了,甚至还护着他走在前面。

回来以后林彦俊说:“你是不是怕得根本没睡?”

尤长靖委屈地瞪了他一眼:“怪谁啊!”

林彦俊忍不住笑了,伸手把上铺的枕头拿下来扔到自己床上,指了指自己的被窝,说:“过去,睡觉了。”

虽然说害自己不敢睡的始作俑者就是林彦俊,可是当尤长靖躺在他身边的时候,却觉得原来他是个温柔的人。

林彦俊好看的手隔着被子搭在尤长靖的身侧,有点像哄小朋友一样说不要怕,我还一直睡你旁边的。

尤长靖睡着之前迷迷糊糊地想,林彦俊的睫毛很好看,酒窝也很好看。

这个夜晚没有噩梦,只有淡淡橘树香味出现在尤长靖的梦中。

他坐在树下剥着橘子,从远处光里走出来一个银发少年,双手插兜歪着嘴坏笑,说:“是在等我吗?”

尤长靖觉得他很眼熟,却死活想不起他是谁,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蹲下身,揉了揉尤长靖的头发:“吃了橘子,就是我林彦俊的人。”

tbc.

评论(11)

热度(473)